一方的沉默

“你真这么想?”从太宰口中听到毫无嘲讽意味的“爱”、这一字眼,我感到我的眼镜正在巨大的震惊下一点一点的碎裂。

太宰打趣说安吾,可不要吐在老板的吧台上喔?紧接着又说对,正是如此,没有其他可能性啦。不过,我可不打算告诉他呢。

“太宰,”我在酒杯放上桌子的时候说道,“今天织田作先生不在,所以我可以直接的说。织田作先生是非常踏实的人,和你这样想出一套是一套的混蛋不一样。我认为,如果你不直接告诉他,织田作先生很可能是永远发现不了的。”

他没吭声,盯着他的罐头,就好像那不是一大堆空罐头前的一罐,而是他饿上一个星期后所看见的一罐。

我感到我的胃很不舒服的拧在了一起,大概每一次单独面对太宰的时候,都会出现这样的情形。

“抱歉,老板,麻烦请为我换作番茄汁。”我推辞了烈酒,拿起酸味的果蔬饮料。

被退回的烈酒倒入水槽,冰掉在不锈钢上,而太宰则慢慢的说。

“可是安吾,爱,并不是幸福呀。”


评论 ( 1 )
热度 ( 30 )

© Nothing_1114 | Powered by LOFTER